• 怀念,karly或天外 - [空飛ぶホウキ]

    2002-10-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evee-logs/1074231.html

        如果那时,你没有用那么长的文re我的第一篇同人,我可能至今不会在水木上写下更长的文字。

        如果那时,你没有在线上抓我写版聚的恶搞剧本,我可能至今都无缘结识版上的朋友。

        该怎么说呢?认识水木已经很久,认识comic已经很久,我却只是一直游离、潜水,旁观。让深水中偶尔吐泡的我浮现出来的人,是你;让我来到comic定居,发文,甚至为了版规和人争论的人,是你。即使几年前就认识了水木建站的元老们,但让我真的眷恋上某个版有了归属感的人,是你……

        也许是因缘际会吧,不知不觉的,我被你拉了进来。可是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你也走了。

        南山事了,为先生寿。

        看得出离别,却想不到绝迹。或许是相识太晚,我竟不知道你有这样隐踪而去的习惯——等知道了,却已来不及说声再见。

        离开与被留下,有的人永远选择离开,只是不知道,离开的同时是否也选择遗忘。

        妄自揣测你离开时的心情,觉得未必会像表面上翩然远去的潇洒——总该也有怀念的罢,哪怕只有一丝一缕。只是对于我,总觉得被你得胜而逃,让站在原地的人顷刻间不知所措。

        你离开了,留下的是文字,还有远得不足以问候的距离。去了你曾停留过的地方,才知道水木,不过是你留在身后的居所之一。不止是我想问你:纵是率性漂泊,有没有一个地方,能够真的把你留住?有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你不再逃逸无踪?

        我摇头微笑——若有那个人存在,必不是我;若有那个地方,必不是水木。

        因为,你已经离开。

        即使我不知道你是否还会隐身而过,匆匆一瞥。

        我摇头微笑——也许,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是会留下一些小小的,甚至不足以称为遗憾的缝隙,只能等时间的灰尘去填满。就如同你突然的离去,然后才明白那时是最后的一个微笑,是最后一次聊天,是最后的一个帖子……然后,对自己的后知后觉无话可说。

        明明是告别了的,可是给人的感觉,为什么总像是不辞而别呢?

        也许因为你总是欢宴上起身,酒已酣,人未醉,悄然而退。待到宴散人去,再想相约明日,才发现你早已渺无踪迹。

        想请你喝茶聊天,谢你赠我的漫画,但也许,你已不愿被找到。我不知道,是否,你也想要被遗忘。

        徒劳的希冀着,有一天可以挖坑下套把你抓住捆起来大打五十大板,然后笑笑的问:“有空的话一起喝茶吧?”

        只是徒劳吧……若你不归。

        我拼凑出以往的零碎文字,却拼凑不出你的淡然一笑。唯有祝愿,不论在哪儿,你都是收放自如,巧笑嫣然……

        你所凝望的,是我不会到达的彼方。

        你所怀念的,是往事些许的残像。

        天外飞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备战冬季 2006-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