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弹指间年华老去 - [自分で造る秘酒]

    2003-01-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evee-logs/1074283.html

        又看见哈里波特了。只是一年,一年而已,那个戴着圆眼镜天真微笑的孩子已经变成了少年,那个高傲聪颖的小小女生已经显出了美丽的容姿,梳着金发的小小马尔福长高了好多……他们突兀的长大,从儿童到少年,越发的风华正茂朝气逼人——这过程也许用了一年,但留给我们惊讶的时间却只有一秒。弹指一瞬,昨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些孩子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长得无法忽视,仿佛提醒着我们正往夕阳的那端前进……

        幻想水浒传108颗星的光芒还在聚集,二十七枚真纹章将持有者的生命陷入不老不死的诅咒,封在了时间的容器里永不变化……这是幸福还是悲哀?看到永生者的痛苦,我们会庆幸于自己的短暂;而看到生命的脆弱和不了了之,我们又会感伤于那些遗憾的消逝。其实人永远是活在自己的梦想里,总在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即使那会带来自己所不了解的命运。短暂的幸福和长久的真实,如果可以选择……

        涌太和真鱼还在路上跋涉,漫长的旅途忘记了起点找不到终点。他们注定要走过许多人类的悲欢离合,注定要日日夜夜彼此依存。于是我们感慨欣慰,觉得他们终于找到了那个唯一的伴侣终于不再孤独……其实我们错了,面对岁月,没有一个人不孤独。漫漫旅途,没有一个人不寂寞。他们终究是有了伴侣的,可是加倍依赖的时候会加倍脆弱,两个生命从此只能混成一个来用,少了一个另一个便也丢了灵魂,只能一路一路去找。其实人类就是这样,即使我们的时间有限,即使我们的路途短暂没有他们那么多生离死别,有些伤感仍然与生俱来,有些寂寞仍然漫无边际,有些寻觅仍然生生世世——并非那两个不归的旅人所独有。   
           
        同学聚会,拿着高薪的女生脸上涂了三层倩碧的粉底,而我仍不觉得她年轻,这是悲哀。我们精明却不够世故,我们成熟却不够老练,我们尚未衰老,可是弹指间年华正在老去。

        有些东西还在寻觅,还在梦想,只是时间渐少。

    re天外回帖

      你的文字啊,总有种不会落地的感觉呢,^_^……而我也不能光坐在地上看热闹,总要说些什么的,不是吗?

      安达笔下的微妙机缘,是许久以前就开始感慨的,包括那些看了让人感动且郁闷的青涩爱情。明明是棒球的胜负,中心却是女孩的梦想,我们曾经叹息过。明明是简单的故事,背后却有着轻软粘粘的丝丝情愫在纠缠着嘟哝着,我们曾经微笑过。那是属于少年们的故事,然而少年,对我而言竟似远得不可思议的词汇了——这陌生并非因为时间,而是因为无法回头,不再拥有。

      梦想着能拥有像安达笔下那样的少年时代,却是在我永远告别了那样的年纪之后,想起来莫名感慨……已没有机会实现那样的梦想,不是吗?

      所以我只能一笑,看着那些角色嘻笑怒骂翻天覆地,然后睡醒觉来一切依旧。我梦不到他们,因为在梦里也不再是豆蔻年华。

      也因此,纪念那些永不变老的高中生,为了那年复一年的甲子园的耀眼骄阳,那夏天的游泳池,更为了那些永远长着同样脸孔的懒散少年认真少女……他们永远在漫不经心的成长,尽管永远也不会到达成长的尽头。

      高桥大神已经走到了类似少女的路线上,可是我还记得在她笔下曾经有那么多笑剧闹剧悲剧轰轰烈烈上演过。说到百年之恋我想到的不是涌太和真鱼,他们只是不断流浪的孤独孩子。P之悲剧里超能力的小老太太那才是百年之恋,死而复生只为了曾经铭记在心里的那个人——所以不管那记忆是对是错我始终为她微笑。说起来高桥笔下的那些老年人真的像是老人么?八宝斋分明还是年富力强的内衣窃贼,其他的高龄人士也随时能说出令人捧腹厥倒的话——也许,他们才是不老的少年……

      说起来one piece在某种意义上已是经典。在那之前,我从未想到各式各样的梦想可以这样肆无忌惮毫无逻辑的搀杂在一起燃烧,可以那么直白的触到某根神经让人不明所以就开始感动,想要跟着他们一起涕泪横飞大笑着出海去寻找海盗的梦想……这就是梦想和信念的力量,也是故事的成功——我相信他们一定能找到那些梦想,代替我,代替我们,也代替每个已经长大或正在成长的平凡孩子。所以,纵然那些奇迹坎坷与现实无关,我们依然倾注了最大的热情注视他们扬帆远去的身影。

      梦想永远不会老去,衰老的只是曾经做梦的人——每看到一个故事时,先感动还是先判断,就是那么一个明晰得忽略不掉的分水岭。我曾经梦想过不用长大,但关于青春的话题在我心里终于开始带了一点痛,这也是老去的证明,笑……

      我已做不成不老的少年,唯有将来做个超能力的欧巴桑了^_^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