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岛冰茶 - [空飛ぶホウキ]

    2003-09-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evee-logs/1074318.html

     

        一边喝酒,一边在随身的记事本上潦草乱写,是同时浪费时间、金钱和健康的事情。因此以下的部分,纯属在这种混乱状况下的胡言乱语,醉话而已。

    长岛冰茶

        第一次喝长岛冰茶时,我认为这是世上最自欺欺人的饮料。说什么不用茶而兑出类似于茶的色泽和口感,喝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几种烈酒莫名其妙的混在了一起,加上可乐和柠檬,就那么滥竽充数的端了上来。喝上一口,满意的只有酒精度数而已。所以,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认为鸡尾酒的意义就在于把烈酒勾兑到适当的味道和度数哄着人们喝下去而已,仅此而已。那时,我爱着单纯得冒泡的啤酒和纯冽无味的伏特加,虽然它们始终称不上美味。一瓶啤酒和一杯伏特加一起端上来喝掉,再一次,再一次,循环之中找到微醺的感觉——就像有些错误,很快的醉,无谓也无味。

        应酬的场合,喝到跑去WC呕吐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然而再怎样也不会像三年前的中秋那么醉,把那些绝望就那样表达出来。绝望,是那份感情给我最深的印象,所以之后我一直孤独,并非如那人所说是找不到比他优秀的男人,而是我不再相信这种感情。就像很久以前说过的,这是后遗症——在那之前,只是不相信爱情能带来幸福,在那之后,几乎不相信它是对我有益的感情。

        或许我真的寂寞,但这来自于对自己的认知,与生俱来,毫无伤感。因此在我幼年的梦想里,幸福只是和朋友共享的,连亲人的份都没有。朋友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存在,虽然被我冠以这个称号的人极其稀少。只是她们、他们,最终还是会有自己的生活,比我更重要的世界。所以我终将寂寞,心安理得,直到也有一个人介入我的生活,并且把我看得比世界中很多其他的部分重要。有时候想,我需要的或许是一个同伴,生存上的伴侣,并非仅仅用来爱与被爱的角色。

        偶尔,我会想起当初让自己绝望的那个男人。他自恋、懦弱、花心,在现在的我看来一无是处。然而那时他是骄傲的孔雀,羽毛闪亮,我是毫无防备的灰姑娘,对他的接近满心欣喜。也许在那时,就算把他换成其他人,也一样会留下伤痕,因为那时我还存有幻想和期待,相信着别人对我的眷恋。

        很多时候,人是被自己的期待压垮的。人生满意与否,要看你对它的期待是什么。就像我相信父母是完美互补的典范,或者我那个死党以为她找到了一生一世的伴侣,这些都是过高的梦想。事实并非如此,从来都和当初的想象不同。虽然他们仍然和谐如初,生活依旧平静悠闲,然而那不一样,有裂缝般的阴影横亘其下——那是事先未曾料到的,就像我甚至能预测他怎样一步步接近,却预料不到接下来的事实和结局。于是措手不及,支离破碎,我只能把自己碾成了齑粉,然后爬起来越发的坚不可摧。

        不怕寂寞,只怕错误,所以我反而步入了这样一种状态,自由自在。我邀朋友喝酒,被请吃饭,想玩想唱都有人愿意陪伴,逛街看片读书也悠闲无比。然而除了朋友的了解之外,我其实并不需要真正意义的陪伴,我只是甄别着人们需要我的程度,然后回应那些暧昧或明确的关注。我仍然在屏幕前沉默或罗嗦,一个人听歌胡思乱想。要是一个人去酒吧不安全,我会寻找明亮的咖啡厅坐着喝酒,然后按时回家。

        我还爱着谁,谁还爱着我?可笑的是有些明确示意的家伙,都是绝对不该去碰的人——我始终清醒着挑选。

        长岛冰茶已经喝完,厌倦的杯里只剩来不及融化的冰块,等在旁边的是黑俄罗斯。又想起那个懦弱的男人,经过了长久的沉默和逃避,他突然又怯生生的发来消息。其实他从来都没我强硬也没我残忍,如果不是远在美国,或许我真的会在鄙视之外选择报复。又或许我根本不用报复,他的优柔自恋原本就是在我控制的节奏之中舞蹈,那时我一面在光亮中沉醉着看他接近,一面在黑暗中诡谲的微笑——这是我天性里的优势和卑劣,无关其他。可惜他的过去和背景决定了太多,无法改变,让明明更强的我只能用绝望来逼迫自己更沮丧更脆弱,选择退出,放弃错误,承认正确的结果。

        有那么些错误是必然的,即使预感到结果也无力阻挡,因为没有爱过的人不具免疫力。其实,把那段时光称为爱情的话,就像长岛冰茶的名字一样可笑。因为有那么一种不同,始终存在,但我在怀念中拒绝承认,视而不见——我哭过我笑过,我吻过我恨过,我念念不忘耿耿于怀了两年,怎么能相信自己没有爱过没有被爱过?

        黑俄罗斯早已喝完,冰块无聊的碰撞。这里的酒单上给了它一句肤浅的说明,“缓解压力”。有着咖啡的味道,却不需要像咖啡那样清醒,所有的压力偷偷的释放给酒精,在头脑中加热出一阵暖暖淡淡的雾气。碧绿的青草蜢紧接着送了上来,泛着过大的甜味。我竟然忘记了薄荷力娇酒甜得腻人,真是失败,然而无从反悔。

        记事本上满满的工作值得庆幸。十一打算去买彩电和DVD,从此可以躲在小房间里享受动画和游戏。开始催促死党许诺的那台PS2,朋友带的Lancome明天送到,一切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寂寞只是来自自己,不是因为谁,这也很好。我的生活层层叠叠的写满自由,随心所欲,乱七八糟,几乎没有需要抱怨的地方。理智和逻辑是我的特长,只是此刻并不需要。咖啡厅里光线明亮,音乐轻柔,周围有情侣窃窃私语,让我想起了用调酒棒沾着伏特加伸到蜡烛上的情景,突然嗤的冒出来的淡蓝色火焰,短暂而蛊惑,须臾明灭。

        只有那杯由业余的waiter调出来的长岛冰茶,代价昂贵,味道虚假——如同我自己犯过的错,如同我现在信口胡扯这些那些、过去未来,无聊且荒谬,印象交错。

        再喝一杯,按时回家,仅此而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