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该说的还是要说,笑 - [空飛ぶホウキ]

    2004-03-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evee-logs/1075402.html

        忽然想到,可以借着这个帖子来发挥,我可以在这块地面上打着滚说我如何如何爱你,然后剖心剜肺指天誓地的告白再告白。可惜那便不是我。表达感情并不是我的习惯,祝福或者安慰也不擅长,所以多数时候只是笑着看标题,因为言词贫乏。

        我们相遇只是从一篇同人开始,大概可算意料之外的际遇。接下来是从起初的客气到不正经的闲聊,碰得上的时间不多却也不至于少得失去联系,尽管中间我换了六个住处一份工作,电脑都重装了几次,一开始的记录早已杳无踪迹。留下来的,只有当初贴在网上的文字,所以今天我又开始打字。

        手机的号码一直未曾打过,只有短信,所以我们不曾听到彼此说话的声音。我当然不会轻易浪费你的手机费,尽管这边可以免费长途——可惜,我只有打电话的时候会有被人称赞的温婉声音,若是真见了面说话,便是另一种了。这些都无妨,我很懒。哪天你希望,我会打给你,又或者哪天我突然想起来了直接拨过去也说不定——这些,不用计划的。

        我已经没什么时间看动漫,却还会抽些时间打游戏,老板布置的作业一拖再拖,一向都能忙里偷闲一直到底线。今天被人称为“圈子里面你是绝无仅有的暗黑者”,多么愉快——我一直希望成为自由的魔女,像炼金术士的游戏一样,写出那本《魔女列传》,在里面记载暗黑水和飞空扫帚的做法,和所有的魔女伙伴一起飞翔和聚会。

        在这个城市里,我做不成魔女。现实是如此庞大的水泥森林,我始终懒散的寄居其中,偶尔怀念那些再见不到的人事物。有那么些人,原本希望可以一直念念不忘的,却还是擦身就分开,从此远得恍如隔世。即使记忆力再好,我也将始终保持模糊的印象和缅怀,再也不愿清晰。

        记得再清楚的,也已经改变,已经不在。所以,只要看清楚现在,就够了。

        我们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一起活着,彼此相望,就够了。

        被送进医院输氧的时候,神智清楚。第二天就若无其事,当作笑话讲给几个人听,被人问会不会后怕——怎么会后怕?我笑,当时即使发生了什么,也并不痛苦。无牵挂到这种程度,担心我的人比我担心的要多,记住我的人比我记住的要多,足够了。可惜,我去的那个医院没有你。

        有些话,我只会在这里说。有些故事,我只会在这里写。我并不忌讳暗黑,因为当某些部分烂成泥土,剩下的部分才能开出真正挺立的花朵,纵然有毒也值得骄傲——记得你说过,我是白花,有刺有毒,可入药……笑。

        有个人曾对我说你很有魅力……我当时笑了,我承认。其实我一向记不住日子,去翻了去年的帖子才确定。

        那么,生日快乐——唠叨再唠叨之后,仍是这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半个厨房 2010-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