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记 - [空飛ぶホウキ]

    2004-04-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evee-logs/1075428.html

     

        无意中从抽屉底翻出一本黑色的笔记本,怔了一下才想起,这是四五年前写东西用的本子。至少有两三年没有再写过,回想起那些时光,仿佛已是遥远的彼岸——于是信手翻开,想看看这几年的自己到底改变了多少。
     
        翻开来一页页,比如今工整些的字迹密密麻麻,全是偶然间记下的自言自语。看得不禁失笑,一直以为自己变了多少,却原来从未改变过。唯一区别的,无非是几年里看过的听过的说过的,仅此而已。隔了四年,看看站在过去的自己,居然还是一模一样的心情。只是四年前白纸般的人,笑不出现在的神情;四年后漠然而自恋的人,沉迷于酒色财气,贪嗔俱足,唯独少了一个痴字。时间的流动并没有白费,把那些琐碎的得失爱恨都冲得无影无踪,早成了剥去了情绪的记忆,模糊的片断。
     
        其实眼中的很多色彩无非是心情,带了爱恨,世界便浓墨重彩的鲜活起来,弃了悲喜,过往便无非褪色的照片。这几年起起伏伏,归根结底,仍是自己。一如既往。
     
        那时候,觉得三年多么漫长,如今也轻易的过去。我的预感全部成真,得到的,得不到的,包括站在时光中回首孑然一身的姿态。时间和年龄,其实未必是女人的敌人,也可以是情人——学会了选择和拒绝,学会了自尊和淡漠,才能学会从容。

        有些东西根深蒂固,我们只不过是在长大的树木,品种不会改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