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闸蟹 - [空飛ぶホウキ]

    2007-12-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eevee-logs/12715671.html

        我第一次觉得大闸蟹这么可怜。
     
        八只螃蟹,刚好是四对,个个五花大绑动弹不得,举着眼睛看着我,一齐“吧嗒吧嗒”作响的喘着气。而最简单也最流行的吃法,就是趁着它们还在喘气,直接上锅蒸熟。想它们从湖里捞起来就被捆了,装进纸箱,空运过来,很可能还先进入冰箱的冷藏室活着冷藏一两天,然后拿出来又直接上锅——这种冰火地狱实在是惨得可以。偏偏河蟹还只能吃活的,死了不能吃,所以为了大家的口腹之欲,它们注定活受罪。
     
        螃蟹在我的食谱上属于长得极丑(参见我最讨厌的生物之一蜘蛛)吃起来又麻烦的东西,不甚偏爱。平时有人专程带大闸蟹回来请客,也都是海鲜酒楼里直接让店家蒸好了上桌,吃上一两只倒也无妨。只是这次是个讲究的家伙请客,所以不仅要招待大家吃哈根达斯,吃海鲜,喝十年陈的花雕,还给每个人带了一箱大闸蟹,每箱四对,都是青背白肚黄毛金爪。说这人讲究,是因为他出差地点的楼下就有阳澄湖大闸蟹的专卖店,他嫌店里的蟹不够好,当天专门去阳澄湖挑的蟹,下午直飞北京,晚上请完客把螃蟹送到我们手中,还嘱咐说如果一天吃不完,可以盖条湿毛巾放进冰箱冷藏室。

        这份心意不宜辜负,然而八只螃蟹可怜巴巴的捆在我家冰箱冷藏室的蔬果盒里,吧嗒吧嗒的喘,看着也实在于心不忍——难道真就把它们一起上锅蒸了?本想让老爸老妈拿回去,他们的身体又不适合吃蟹,只好把其中三对送了同事,留下一对尝尝也对得起送螃蟹的人。
     
        问题是,即使只剩了一对,它们还是活着的,还是在喘着气盯着我,眼睛依旧灵敏。蟹和虾这类活着上锅的东西我平时都不做,一是没有偏好,二是我觉得活着被蒸煮比一刀砍死凄惨很多倍——从古代的死刑来看,砍头或者绞刑很普通,火刑炮烙之类显然更残忍。可是我又不想挥刀把螃蟹砍成几块下锅炒,还是只能整只入锅。
     
        所幸想起家里还有别人送的干红、干白、威士忌……螃蟹们,先酒精中毒吧,虽然这里没有陈年的女儿红,但是有十二年的芝华士外加其他,也不算亏待。
     
        我一直认为,有时,能烂醉一场就是好死。
     

    分享到:

    评论

  • 这个看得我不知该笑好还是该“……”好。我蛮喜欢吃螃蟹,却只喜欢吃那种小小的,小半个巴掌大的,非常普通非常便宜的螃蟹。每次火锅必食选择之一。我爹也从饭局上给我带回来一对大闸蟹过,蒸得鲜红油亮,还是热的。……我反而无从下口。

    太完整,颜色太鲜亮了。要吃它,就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掀它的壳,撕它的肠,剥它的肚,敲它的髓

    勉强吃了半只,实在受不了,只好缩回去默默的吃中午吃剩的卤豆腐……剩下的放臭了拿去扔了……我朋友气得大骂我穷鬼命
    回复风息说:
    如果要我选,我希望吃那种超大的海蟹,而且是送到面前时已经分解成可以吃的一块一块的,不用自己肢解这种带内脏的多足生物——类似美国人吃鱼,只见到大块的海鱼肉,不用见到和分解整鱼……
    不过听说上海一带已经有代客人剥螃蟹的服务了。
    2008-01-23 09:32:25
  • 我不是要具体操作这个交换事宜,只是借此痛惜一下大闸蟹没有死得其所的这个事情……
    回复习习说:
    嗯,我妈也在抱怨说为什么没有给她,但是她吃大闸蟹只吃两个钳子,不吃蟹黄蟹膏也懒得啃蟹脚,螃蟹给她就更不能死得其所了……
    2008-01-04 09:13:20
  • 真是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可能是我入厨太久,活蒸螃蟹(废话,也不能蒸S的),活灼河虾,杀鸡,剖鱼……已经统统眉毛不动不在话下。不过,我要说的主题是:你喜欢吃啥?下次再收到螃蟹可以通知我,我可以和你交换……
    回复习习说:
    哦,你现在不是常驻上海吗,怎么给你呢?
    更大的问题是,平时都是请客的人直接蒸好了螃蟹上桌,这是几年来第一次收到活螃蟹,所以再收到活蟹的机会应该很低,估计一年不超过一次……
    2008-01-03 18:22:51
  • 悲于鸟血,而不悲鱼血。有声者幸也。
    回复venster说:
    杀鱼的时候都是一棒子敲晕或者敲死的,螃蟹怎么敲成晕的呢?只好灌酒了。在热锅中蒸死,从眼睛和表层剧痛然后慢慢凝固熟到内部,不是自然的死法,是额外的受罪,所以可怜。

    换成人来说,砍头和蒸死、煮死和油炸而死相比,正常人都会选择砍头吧。

    杀鸡是割喉放血,我觉得放血是不错的死法,能像人类一样不割喉而割脉就更好了。只要手法利落,死于大出血不算太受罪。

    而且家畜家禽死于刀砍放血,跟野生动物被捕猎者吃掉差不多,草食动物家养或野生都没法寿终正寝,这是食物链,没什么可怜的,落到人手里反而能死得痛快点。

    国外有些地方屠宰是不放血的,认为电死比较人道,我觉得电死反而残忍——谁知道电击的时候神经最后的感觉是什么、脑子里最后的印象是什么?弄不好这些电流会给大脑带来极致的痛苦呢。
    2007-12-27 14:15:15